首页 -- > 新闻资讯

76.93%受访大学生认为实习没收入依然值得

发布时间:2017-08-02 10:45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7年08月02日 08版) 作者: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张磊、沈阳农业大学 王晨、广西师范大学 韦世玮、中国青年政治学院 李蔚

    早晨7点,卫若琛带着一份从路边买来的早餐匆匆挤上了地铁,她要先从郑州地铁的民航路站到紫荆山,再转二号线,到达中信证券,开始一天的实习工作。这样的日子,卫若琛已经重复了十几天。

    卫若琛是河南大学国际教育学院2015级会计专业学生。假期前,她花了5个月的时间,在学校组织的“就业之星”比赛中脱颖而出,拿到了中信证券的实习名额。实习期间,公司没有补贴。像卫若琛一样,零薪实习、甚至给实习单位交实习费的人不在少数。中国高校传媒联盟面向全国各高校的697名大学生进行问卷调查,结果显示84.96%受访者利用假期参加过或者正在参加实习,40.11%的被访者在实习期间没有收入。

半数大学生实习没有收入

    卫若琛的日常工作是每天晨会之后处理客户信息、报销发票,帮助客户开户、开通创业板业务等。她坦言:“大企业的实习工作并不像想象中那样‘高大上’。”尤其是生活方面,“我是营业部招收的实习生,没有工资,也没有餐食补贴。”

    学习广播电视新闻专业的宋晨睿在中国新华新闻电视网实习,这份实习他已经做了一年多。与卫若琛的处境类似,当初到单位面试时,负责人就明确告诉他实习生没有任何补贴。好在实习单位和学校在同一座城市,宋晨睿最终坚持了下来。

    河南医学高等专科学校护理专业的王欣说,学校规定,大三学生需要在医院实习9个月。这个暑假,王欣满心欢喜地来到河南省医学生向往的实习“圣地”——河南省人民医院。王欣被分配到外科做护士,实习工作相当忙碌,每天协助医生帮助病人换药,为病人打针、输液、术前准备。白天的工作从早上8点到下午6点,除了白班,她每周还要轮值大夜班和小夜班,小夜班从下午6点到凌晨1点,大夜班从凌晨1点到第二天早上8点。她每个月需要向医院交纳2000元的实习生管理费。

    正在读博士的李鑫回忆起大四时在湖北一家媒体的实习经历时说:“当时我们给单位交过实习费,但数额不多,只有100元。”

实习期间房租最贵

    刘茜怡左手推着行李箱,右手提着一袋床单被套,背上的双肩包里是一堆杂物。她已经像蚂蚁搬家一样在“旧家”和“新家”之间往返了3次。这是她4个月内第三次搬家。今年年初,在南京读大四的她来到上海的一家事业单位实习。为了省钱,她“蹭住”过同事家,也“蹭住”过在上海读书的高中同学的宿舍。刘茜怡告诉笔者:“实习前节省下来的生活费和做家教赚到的积蓄有限,我又不想过多地给父母增加负担,所以只好能省则省。”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调查显示,实习期间很多人都有不小的开销。实习期间租房花销最大的被访者占29.23%,此外,45.99%被访者最大部分的支出用在吃饭上,还有16.19%被访者花费最多的是路费。

    卫若琛实习所在的中信证券没有食堂,早饭和午饭都要自己在外面解决。“吃最便宜的饭也要十几元。”卫若琛庆幸自己在郑州有亲戚,平时可以住在亲戚家,这可以减轻她实习期间的大部分负担,不用像其他同事一样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

甘愿一时窘迫只为更好的未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调查显示,19.92%受访者认为入不敷出的实习不值得,而76.93%的受访者认为是值得的,其中62.03%的受访者认为自己在实习期间能力得到了一定提升,另外14.90%认为只要能拿到好单位的实习证明,没有收入也值得。

    实习了一个月的王欣已经适应了骑着电动车上班和医院“三班倒”的生活节奏,细数起工作中的点滴,她说:“在临床上会体验到更真实的场面。发生在自己眼前的事,总是更深刻。”在王欣看来,入不敷出的窘迫只是一时的,有了这段经历,就相当于握住了毕业以后找一份好工作的筹码。

    宋晨睿认为实习生本身就是为了去学习,因为不会给实习单位带来太多的经济收益,所以没有实习工资也是可以理解的。“我的收获还是很多的。”在中国新华新闻电视网实习收获了实践经验、学到了很多技能、开阔了自己的眼界,宋晨睿表示对这样的实习很满意。在他看来,自己就像一块未经煅造的生铁,想要冶炼成钢,实习中有些经济上的磨砺,其实是人生的必经之路。

    “我觉得薪酬不是最重要的,对学生有帮助才是重点。”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思想政治教育系辅导员田小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们为学生提供的实习资源都是以学生专业的契合度为主,而不是根据实习单位给学生的薪资情况。面对一些学生假期实习入不敷出的情况,田小艺认为,这是双方选择的结果,如果学生觉得这份实习对自己的职业规划、发展方向有帮助,有些投入也可以理解。但作为学生的辅导员,她认为:“学生实习最重要的是保证安全,若在保证安全健康的前提下,学生实习能有所收入就更好了。”

    针对部分实习单位会向实习生收取实习费用这一现象,南宁一家人力资源公司总裁张轩分析,一些企业收取“实习费用”可能是有原因的。从用工单位的角度看,企业在培训实习人员阶段会提供各种人力和资源,而实习生流动性大,企业并不知道实习生能否在实习工作中给企业带来直接的效益,所以可能收取一定的费用,至少是让企业投入到实习生身上的成本没有白白浪费——这也是一些企业用来防止人员流失的手段。

    田小艺认为,不排除一些实习单位在假期招收实习生本就是在寻找廉价劳动力,这样的单位向实习生收取费用,她“从个人角度看,这是公司单方面的道德问题”。但毕竟实习不是强制性的,总体来说还是靠学生们在实习前对用人单位有多少了解,要出于对自身发展的考虑来决定。

    卫若琛逐渐从开始实习时的茫然,到可以熟练地踩着高跟鞋、穿着正装,奔波在“回访”客户的路上。她现在甚至可以用通俗的语言把金融领域生涩的专业名词讲给外行人听。在成长这条路上,花销的“受不了”在她眼里,终究是一件小事。比起实习带来的丰富知识和难得的实习证明,她坚定地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深夜,宋晨睿请制片人审完了片子,从办公楼里出来,独自走在北京的繁华街道上。路边灯光落下,披在肩头,宋晨睿觉得自己像一个大英雄。

    (除卫若琛、田小艺外,文中被采访者均为化名)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7年08月02日 08版)

【责任编辑:聂亚栋】